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生态旅游实践研究

何廷美 周莎 宋晓蓉 罗安明 周霞 周世强

何廷美, 周莎, 宋晓蓉, 等. 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生态旅游实践研究[J]. 自然保护地,2021,1(2):38−48 doi:  10.12335/2096-8981.2020121501
引用本文: 何廷美, 周莎, 宋晓蓉, 等. 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生态旅游实践研究[J]. 自然保护地,2021,1(2):38−48 doi:  10.12335/2096-8981.2020121501
HE Tingmei, ZHOU Sha, SONG Xiaorong, et al. Study on Eco-tourism Practices in Wolong Area of Giant Panda National Park[J]. Natural Protected Areas, 2021, 1(2): 38−48 doi:  10.12335/2096-8981.2020121501
Citation: HE Tingmei, ZHOU Sha, SONG Xiaorong, et al. Study on Eco-tourism Practices in Wolong Area of Giant Panda National Park[J]. Natural Protected Areas, 2021, 1(2): 38−48 doi:  10.12335/2096-8981.2020121501

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生态旅游实践研究

doi: 10.12335/2096-8981.2020121501
详细信息
    通讯作者:

    E-mail:shiqiangzhou@sina.com

  • 中图分类号: F592;X36

Study on Eco-tourism Practices in Wolong Area of Giant Panda National Park

  • 摘要: 生态旅游属于自然教育与生态体验的范畴,是实现保护为主,全民公益性优先的国家公园实践活动,但如何开展生态旅游,如何评估其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是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的重点研究领域,也是困扰自然保护管理者的难点之一。本文基于卧龙自然保护区自上世纪80年代开展生态旅游实践以来,在生态旅游项目、游客数量和经济效益等方面所获得的经验与数据,总结分析了实践过程中的经验与教训。即从单一的大熊猫观赏旅游转向多元化的体验与生态旅游活动、保护和发展耦合的社区共管以及社会资本引入统筹合作开发;生态旅游业发展为当地带来经济效益,促进农村产业结构调整,但地震及次生灾害对当地旅游业造成巨大损失,访客的增加也带来保护区人为管控的困难,农家乐的规模扩张与投资收益之间不成正比;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期间卧龙生态旅游可持续发展面临严峻挑战。为此提出卧龙片区未来开展生态旅游的建议:1)科学规划功能分区、自然保护与社区经济协调发展;2)控制旅客行为足迹、生态旅游开发与社区生产时空协调;3)实施特许经营管理制度,探索国家公园生态旅游开发管理新途径;4)加强生态旅游管服、社区管控与村民自治相得益彰;5)落实管理体制机制创新,为生态旅游实践提供制度保障等。本文对大熊猫国家公园今后开展以大熊猫为特色的自然教育和生态体验活动具有积极的指导意义。
  • 图  1  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示意图

    注:本图根据大熊猫国家公园总体规划(试行)图修改。

    Figure  1.  Wolong area of Giant Panda National Park

    图  2  卧龙自然保护区生态旅游的发展历程

    Figure  2.  The progress of eco-tourism in Wolong National Nature Reserve

    图  3  1997—2019年卧龙游客及旅游收入统计(数据来源于卧龙特区旅游局)

    Figure  3.  1997—2019 Wolong tourists and tourism revenue statistics(The data comes from Wolong Tourism Bureau)

    图  4  旅游业收入占农村经济收入中比例(数据来源于卧龙特区旅游局农村工作科)

    Figure  4.  Tourism income in the rural economic income percentage ( data from Rural Work Section, Wolong Tourism)

    图  5  地震前后旅游类型的构成变化(数据来源于卧龙特区旅游局农村工作科)

    Figure  5.  The composition change of tourism type before and after earthquake (data from Rural Work Section, Wolong Tourism)

  • [1] 何思源, 苏杨, 王蕾, 等. 国家公园游憩功能的实现——武夷山国级自然保护区游客生态系统服务需求和支付意愿[J]. 自然资源学报, 2019, 34(1): 40−53.
    [2] 黄宝荣, 王毅, 苏利阳, 等. 我国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进展、问题与对策建议[J]. 中国科学院院刊, 2018, 33(1): 76−85.
    [3] 国家林业局. 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实施方案[EB/OL]. (2020-11-08)[2020-12-10].https://baike.so.com/doc/26702968-28168669.html.
    [4] 国家林业局. 大熊猫国家公园总体规划(试行)[ EB/OL]. (2020-11-08)[2020-12-10]. http://www.forestry.gov.cn/.
    [5] 韩杰. 自然保护区开展旅游的探讨[J]. 旅游学刊, 1992, 7(3): 45−47.
    [6] 杨志松, 周材权, 何廷美, 等. 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综合科考报告[M]. 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 2019.
    [7] 严贤春, 何廷美, 杨志松, 等, 生态旅游资源与开发研究[J]. 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 2019.
    [8] 卧龙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卧龙植被及资源植物[M]. 成都: 四川科技出版社, 1987.
    [9] 国家林业局. 全国第三次大熊猫调查报告[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06.
    [10] 卧龙自然保护区. 卧龙自然保护区动植物资源及保护[M]. 成都: 四川科技出版社, 1992.
    [11] Liu W, Vogt C A, Lupi F, et al. Evolution of Tourism in a Flagship Protected Area of China[J]. Journal of Sustainable Tourism, 2015, 24(1-3): 203−206.
    [12] 国家林业局卧龙自然保护区, 四川省汶川卧龙特别行政区. 卧龙发展史[M]. 成都: 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5.
    [13] 李成渝, 周守德, 肖敦俭, 等. 卧龙自然保护区保护管理的研究[M]//卧龙自然保护区, 四川师范学院. 卧龙自然保护区动植物资源及保护. 成都: 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2.
    [14] Liu J, Linderman M, Ouyang Z, et al. Ecological Degradation in Protected Areas: The Case of Wolong Nature Reserve for Giant Pandas[J]. Science, 2001, 292(5514): 98−101. doi:  10.1126/science.1058104
    [15] 吴嘉君, 徐基良, 马静, 等. 长江经济带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社区居民现状与发展对策[J]. 世界林业研究, 2020, 33(3): 80−84.
    [16] 张玉钧. 论旅游产业与现代林业的融合空间[J]. 旅游学刊, 2011, 26(6): 10−11. doi:  10.3969/j.issn.1002-5006.2011.06.006
    [17] 章小平, 颜磊, 邓贵平. 旅游在保护区CHANS中的交互作用——以九寨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例[J]. 旅游学刊, 2010, 25(4): 61−67. doi:  10.3969/j.issn.1002-5006.2010.04.015
    [18] 庄平, 高贤明. 华西雨屏带及其对我国生物多样性保育的意义[J]. 生物多样性, 2002, 11(3): 339−344. doi:  10.3321/j.issn:1005-0094.2002.03.014
    [19] 黄金燕, 郭勤. 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旅游可持续发展策略探讨[J]. 四川林业科技, 2005, 26(3): 56−59. doi:  10.3969/j.issn.1003-5508.2005.03.010
    [20] 周世强, 张科文, 周守德. 生态旅游对生物圈保护区的影响分析[J]. 生态经济, 1995, 4: 33−35.
    [21] 周世强. 生态旅游开发应重视和加强旅游行为的研究与管理[J]. 四川林业勘查设计, 2000, 1: 31−33.
    [22] 刘记. 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旅游资源与开发研究[D]. 成都: 成都理工大学, 2005.
    [23] 周世强. 生态旅游、自然保护与社区发展相协调的旅游行为途径[J]. 旅游学刊, 1998, 13(4): 33−35.
    [24] 大熊猫国家公园管理局. 大熊猫国家公园特许经营管理办法(试行)[EB/OL]. (2020-11-08)[2020-10-20]. www.longnan.gov.cn/4455589/36454250.html.
    [25] 张朝枝, 曹静茵, 罗意林. 旅游还是游憩?我国国家公园的公众利用表述方式反思[J]. 自然资源学报, 2019, 34(9): 1797−1806.
    [26] 吴承照. 国家公园发展游憩还是发展旅游[J]. 中华环境, 2020, 7: 32−35.
    [27] 国家林业局. 中国林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第3卷)[M]. 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 2016.
  • 加载中
图(5)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7
  • HTML全文浏览量:  9
  • PDF下载量:  17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12-15
  • 修回日期:  2021-03-05
  • 网络出版日期:  2021-11-22
  • 刊出日期:  2021-05-25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